返回
关灯
护眼
第四百三十八章 剑斗(1/3)
加入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一连串连绵不绝的轰鸣巨响传来,赤色光幕之上剧烈震颤,如惊涛拍岸般溅起了阵阵水浪。

    熊山身处巨浪之下,感受自然是最为直观真切。

    他能清晰地看到重水砸落在光幕之上,引发的剧烈震荡,也能清楚地感受到那股沛然巨力所带来的强大压力。

    赤红光幕之上,遍布重水冲击形成的巨大凹陷,其上金色龙纹狂闪不已,虽然始终未被攻破,看着却也支撑不了太多时间。

    熊山眉头紧蹙,仰头看了一眼那块悬浮高空的万剑铁券,蓦然间双手一招,铁券便飞掠而回,落入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其伸出一根手指,指端金光一闪,划出一道口子,殷红的鲜血就从中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他以手指做笔,以鲜血为墨,在铁券之上快速书写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指端移动,铁券表面很快出现了一道暗红色的古怪符文。

    符文成型之后,铁券之上原本的金色纹路开始被一层红光侵染,很快就变成了血红之色,如同血管脉络一般,爬满整个铁券。..

    熊山双手把持着铁券,眼中闪过一抹决然之色,将其如同胸甲一般一把扣在了自己的胸膛。

    只见红黑两色光芒从其胸前亮起,那块万剑铁券居然光芒一闪,没入了他的体内,和其融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作为整个大阵的阵枢,万剑铁券脱离了祭坛,整个大阵也随之停止了运转。

    悬空祭坛下方的赤红火海热力消退,火焰熄灭,逐渐化为了一团剧烈涌动的火烧云,上方天幕中的赤红光幕,也“砰”的一声轻响,化作了一片红色晶光,消散了开来。

    高空中的金光虚影消散殆尽,而被法阵吸引而上的所有飞剑,却没有落回剑海,只是散去了剑龙形态,仍被一股无形力量牵引着,就这么一动不动的悬浮在虚空中。

    高空中的黑色瀑布,本就是韩立以“法言天地”神通造出来的幻想,此刻也随之消失不见,整片天地重归平和。

    没了飞剑阻隔,没了火龙侵扰,韩立身形直掠而上,几个闪动之下,便落在了悬空祭坛中。

    他目光扫过,就见熊山浑身山下被一层黑色鳞甲覆盖,整个人周围都有一层影影绰绰的密集血芒游弋,气息也随之一变。

    那些血芒不是他物,乃是一缕缕精纯至极凝为实质的剑气,凌厉无比,将其周围虚空切割得支离破碎,就连韩立真言宝轮的金光涟漪,都无法渗透进去。

    “如此珍贵的剑修至宝,你竟然做如此下乘之用,不觉得暴殄天物吗?”韩立轻轻摇了摇头,有些惋惜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,只是消耗部分存储其中的万古剑气罢了,只要能杀了你,就不算亏。”熊山一边说着,一边走上前去,单手一伸,五指一分一合,一把握住了悬浮在祭坛中央的金色长剑。

    飞剑入手,其周身黑甲上的红色暗纹骤然一亮,围绕在其身侧的模糊血芒立即蔓延而下,将其本命飞剑包裹了起来。

    熊山修为波动仍然停留在真仙后期,但浑身气势已经截然不同,站在那里并无攻势,却仿佛一柄世间罕有的仙家利器,锋芒毕露。

    韩立见此情形,瞳孔微微一缩,但马上就恢复如常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尚有一事不明,当初你为何能操控我的千锋聚灵剑阵?难不成,你也是无生剑宗的旁系传人?”熊山在气势占据上风之后,并未着急动手,反而缓缓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生剑宗不是早已于百万年前销声匿迹了么,怎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